桂再发与一只红盒子的故事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王纪娟  时间:2018-03-23

【字号:

桂再发收藏的毛主席纪念章

在桂再发家里,一直珍藏着一只红盒子。从外观看这是只普普通通的红盒子,古朴、厚实,庄重而美观,但绝对和精致、高大上不沾边。

早年间,许多农妇用这样的匣子装针线,盛首饰。唯一不同之处,是这个小盒子的盖子上是一幅彩色毛主席头像:毛主席身着军装,头戴领章和帽徽,微微笑着,神采奕奕。主席的笑容、绿绿的军装、红色的盒子,整个构思布局浑然一体,使人不由得佩服工匠的手艺。看我出神的样子,桂再发老人笑着说:“这个盒子是文革时我自己做的,现在有70年的历史了”。我对眼前这个个子不高、面目清秀、肤色白皙的86岁老人更增添了几分敬意。

打开盒盖,只见上层一张白纸整齐地盖着,桂再发小心掀开白纸,里面的物品映入眼帘:毛主席纪念章,整整一盒!不是针线,不是金银珠宝,但却是无价珍品,是桂在发收藏了六十多年的毛主席纪念章!我被深深地震撼了!

我小心翼翼地帮老人一一取出,摆在茶几上。整整四层,每层都整整齐齐地排着,纪念章我们认真地数了两遍,共65枚,是毛主席在各个时期的纪念章。

太珍贵了!想看毛主席纪念章,想看各种各样的主席纪念章,一直是我多年的梦想。因为自己小时曾戴过,拥有过。但是,随着几次搬家,家里的纪念章渐渐遗失了……我曾在纪念馆见过,只有几枚,没想到,在桂再发这里,我看到了,而且是这么多、各个时期的,珍品!

“小王,我要感谢毛主席,感谢共产党。”桂再发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。他激动地说“我是死过多次的人了,没有毛主席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桂再发!”

悲惨童年

桂再发1931年出生在安徽桐城,还没出生父亲就去世了,当时母亲给他取名“有灵”。家里很穷,只有一间破破的茅草屋,1岁多点时母亲病故了。他上面有3个哥哥和一个姐姐,大哥给地主放牛,二哥三哥到外地逃荒要饭再也没有消息,只有当时才12、13岁姐姐照看1岁多的有灵。家里没有粮食,野菜也少有,饿的小有灵嗷嗷大哭。

后来听乡亲讲,常看到姐姐到父母的坟前哭。不久,姐姐也去世了,剩下他成了一个孤儿。小有灵睡在破旧的棉絮上,同村好心的婶婶大娘给点吃的、穿的,他才活了下来。他说,当时大家都很穷,同姓的大妈家有个童养媳,我叫三嫂的,心地很善良,经常偷偷给我吃的,也就是稀饭或锅巴之类的。一次被大妈看到了,就狠狠地打了她,我就喊别打小嫂,她是好人……

就这样,他长到了5、6岁,给地主家放牛。那时,挨打挨骂真是家常便饭,没有父母的孩子可怜啊。到十一、二岁时,有个修锅补碗的师傅看他可怜,收他为徒,小有灵走上了沿街卖艺之路,也吃透了生活的艰辛。他回忆说,十七岁时家乡解放了,家里分了房子分了地,大哥也结婚了,过上了吃饱穿暖的日子,这才不受欺负了。

参军入朝

我在外地跟师傅沿村修锅补盆时,已当乡长的三嫂找人把我叫回来说:“解放了,能吃饱饭了,咱得感谢共产党,现在招兵哪,你去当兵去吧。”听了三嫂的话,我就报名参军了,改名为“再发”。我在1952年入伍,分在 8504部队16团(四师的前身)。

新兵团在1952年12月份入朝鲜,在丹东每人发一支三八枪、一袋米、100发子弹、4个手榴弹。时刻待命,入朝作战。    

我们是夜里过乘火车过江的。在韩国有美国特务,消息很灵通,部队的火车一过鸭绿江就遭到美国鬼子飞机的狂轰乱炸。当时是一个营一节车厢,共四节车厢,我们是二营,看到鬼子的飞机在头顶盘旋,火车司机赶紧加速把火车开进了山洞(平山洞译音),一营二营进去了,但是三营、四营的车厢却没来得及进去……当时,火光冲天,把天空照的如白昼一般,我们战士的鲜血染红了鸭绿江的江水,许多战士还没到战场就牺牲了,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,我们把这笔账记住美国鬼子头上。

1953年,在桃红里(地名音译),我们和炮兵连在一起,炮兵连在山上,我们在山下。一次有任务,上级悄悄把炮兵连调走了,美国的飞机很快就轰炸了我们,大家失散了,幸运的是连长在土堆里把我救了出来……

抢修铁路

回国后,我就一直在铁道兵部队,军旗指到哪,我就跟到哪。先后参加了修建黎湛铁路,山东的胶济铁路、京原铁路、河南抗洪抢险等。

当时的桥梁模型是木制的。由于桂师傅是出色的木工,他对铁路的辅修、模型的制作倾注了心血,一直负责模型的制作。

在修黎湛铁路时,人要坐在篮子里,通过下边的同事摇着卷扬机摇上去,然后在上面浇水对桥墩进行浇筑保养,这就是桂师傅每天的工作。他每天早晨上去,中午吃饭时下来,下午也是如此。有一次,他刚坐上篮子,突然绳子断了,他从十几米的高处跌落下来,摔在泥水里。如果是水泥地或是石头,早已粉身碎骨。

1967年开始抢修京原铁路,修京原线打通第一隧道时,首先要制作模型,当时6连就负责拼装模型(桂师傅所在连),为了赶工期部队还从当地找了民工组成木工连。桂师傅首当其冲,每次都冲着前面。一次,模型的架子突然摇摇欲坠,战友们看到后急忙过来抢救,模型架子还是倒了,桂师傅被重重地压在模型下,生命保住了,但腰部也受重伤,在床上躺了3个月。醒来后,桂师傅反而欣慰地说模型没有损坏就好,我没有白受伤。

当时修铁路全靠两肩扛、小车推,地基也是工人用铁锨和筐、篮子一点一点修筑起来的。“那时,修铁路就是与死神的较量,我命大,小时候没饿死病死,战斗中、施工中也多次死里逃生。”桂师傅平静地诉说着自己的战斗经历,他说,那会能活着已经赚了,就想为国家多做事,来报答共产党、报答毛主席。

给孩起名报党恩

桂师傅对共产党有着深厚的革命感情。他说,在参加志愿军后,家人给他介绍对象。当时当地有个歌谣“吃菜要吃白菜心,嫁人要嫁志愿军”。所以,桂师傅娶了一个美丽贤惠的安徽姑娘,过上了美满的生活。

他经常说,没有共产党,我一个穷放羊娃怎会娶媳妇,还不是和哥哥们一样四处要饭讨生活。所以他给自己四个孩子起名也没有排字,而是根据修铁路的时间取的。大女儿1958年在武汉修武汉长江大桥出生的,就叫桂汉莲;二女儿在山东淄博修胶济铁路时出生,取名桂博英;三女儿是1966年文革时大串联在老家出生,取名桂串莲;小儿子桂京生,1970年在北京出生。

名字,是符号,也是一种文化,作为文化底蕴厚重的安徽桐城人,桂师傅虽然只是小学文化,但给自己四个孩子起名却用了很大的心思。虽然没有排字,但却都是对自己和祖国铁路建设的纪念。轻轻呼唤一个名字时,让人思潮翻涌,想到那个遥远的年代,遥远的事情和经历……

桂师傅说:我们修建铁路四海为家。那年,他腰部受重伤,不能下床。由于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上班,一家人生活困难,生活没有保障。看到这种情况,连长把他的情况报给上级部门,这样一级一级报上去,最后通过军委特批,在北京公安局特办,桂再发一家有了北京户口,他在北京有了固定的户口和工作,他的爱人也被安排在五金厂上班,孩子们也在北京上学了。说到这,桂师傅欣慰地笑了。

现在,孩子们都有固定的工作,也很孝顺。儿子给他出钱还搬了新家,住上了电梯房,这是小时候想都想不到的事情。虽然老伴去世了,他用自己的退休金请了保姆,生活有人照料。节假日,孩子们都来看他,每天打打扑克、散散步,生活过得有滋有味,其乐融融。

红红的盒子,65枚毛主席纪念章,虽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洗礼,但桂再发精心地保存在红盒子里,还是那样崭新如初。

已经走远,桂再发的话还久久响起在我耳边: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桂在发。共产党的恩情大于天……”


相关新闻:

十四局房桥公司召开2017年度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征求意见座谈会 2018-03-23
工程老炮儿“四哥” 2018-03-22
团聚 2018-03-15
施新洲的那一天 2018-03-15
十四局房桥公司在全路首家通过预应力混凝土枕产品CRCC认证(实地核查) 2018-03-15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